​“现在开卡,以后来消费打5折还送1年手工面膜,名额有限,欲购从速!”

 

在销售员的疯狂安利游说之下,消费者不由得乖乖掏出钱包,充值办卡。但没过几个月就发现,卡还没开始用,装修豪华的美容院/美发店早已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 

徒留一脸懵逼的消费者在风中瑟瑟发抖,退款无门。

 

 ▲ 人去楼空的美容店

 

预付消费几乎成为美容店、美发店、健身房等的行业标配,但近几年来,不少预付卡商家涉嫌变相融资,甚至卷款跑路的屡见不鲜,为消费者带来巨大经济损失。

 

现在,再也不怕美容美发店跑路啦!北京美容美发办卡合同来了:将设7天冷静期,冷静期期间,消费者可无理由要求退款!

 



01
 

设7天冷静期!

《北京市美容美发行业预付费服务合同》征求意见

 

为进一步规范发展北京市美容美发市场,依约化解美容美发行业预付费纠纷,保护合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,5月12日,北京市商务局与市场监督管理局共同制定《北京市美容美发行业预付费服务使用合同》(下称示范文本),并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

 

  ▲征求意见通知原文

 

示范文本的主要包括4个方面的内容:首先,设置经营者承诺、资金监管专用账户、履约保证保险、银行保函等履约保障措施;

 

其次,明确经营单位的经营场所租赁期限信息、调整营业时间、暂停营业、歇业、转让或者注销等重要事项的告知义务;

 

第三,设立7天冷静期,赋予消费者7日内单方面撤销合同权利;

 

最后,对退费、违约责任和争议解决进行详细约定,减少退费纠纷。

 

示范文本还表示,双方发生争议时,可协商解决;协商不成则可请求消协调解,或采取向有关部门申诉、仲裁以及起诉等方式解决争议。

 

    ▲ 合同样本(点击图片查看大图)

 

在通用条款部分,还进一步细化了消费者与经营者之间的权利与义务。通用条款表示,消费者预付卡余额不足时,可以使用现金补足,同时仍一次性享受原优惠额度;

 

第二,消费者在有效期内未使用完预付金额,则可向经营者提出延期要求,双方可协商重新约定使用期限、优惠幅度等内容;

 

第三,经营者在合同期内不得擅自提高承诺商品、服务价格或者增加服务限制条件;经营者亦不能因名称变更或者工商信息变更等为由不履行合同;另外,合同期内,如果经营者将服务项目与内容转让至第三方,需经过消费者同意。若消费者在合理期限内未做表示,则视为不同意;

 

最后,示范文本通用条款还对经营者解除合同做出要求,若经营者因故需解除服务,则需要退还消费者未消费的金额。

 

   ▲ 附加条款(点击图片查看大图)

 



02
 

一店跑路,全行被黑

美容美发预付费急需监管

 

贵阳的张女士从2017年起经常在原粑粑街路口的一家美容院做护理,虽然美容院中间几度易主,但顾客的消费没怎么受到影响。但今年3月,当她再次来到美容院时,发现美容院竟然撤店了,且并没有通知在这里办过卡的会员,于是她卡里的6000余额打了水漂···

 

 

 ▲ 突然撤店的美容院

 

咸宁的小燕通过朋友介绍,在一家医疗美容院办理了返利年卡,数月后美容院贴出告示:“国庆期间全体员工外出旅游团建,10号正式营业。”然而到了10号那天,机构依旧大门紧锁,旁边贴了一张通知,称这家店老板携款而逃,被骗的人都扫二维码进群。不到几天,群人数高达200多人,被骗金额少有几千,多有几万,金额总计120多万元。

 

 ▲ 人去楼空的美容院

 

合肥的张女士在宿松路上的一家美容店办会员已经四五年了,去年端午节的时候,店面上贴告示说端午节开始到6月3号,店员会到外面集中培训一周。然而一周后,美容院连夜跑路,张女士卡里价值6万多的疗程,以及1万多的未消费现金未消费。据美容院附近的居民表示,曾看到过这家店在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在搬东西。

 

 ▲ 消费者维权群

 

在百度上搜“美容美发店跑路”,搜索结果有130多万条,预付费后收费方卷款跑路已然成为“行业毒瘤”,消费者维权难、退款难,曝光后背锅的是整个行业。

 

 

市场急需监管插手,强制性约束经营者妥善处理消费者预付费金额。

 

北京工商局与市场监督管理局共同出台的示范文本,是监管解决这类问题的积极尝试。同时,这种监管方式也应当扩大到一切以预付费为经营模式的行业,例如健身房、少儿教育等。

 

对于美容美发店来说,采取公开透明的预付费服务,一方面赢得消费者信任,另一方面也能够长久经营,这应是一种多赢方式。